简单介绍一下

(建议用电脑或手机浏览器访问)

可不读的前言:

左右滑动查阅
研究一件事, 通常我们会把它分类然后总结, 可是摄影很难分, 它本身就在回避。 比如你可以按技术程度分为专业和业余, 你可以按内容分风景, 静物, 肖像等。你还可以按修辞学甚至美学来分成纪实派如画派这样… 但是对于摄影来说, 再怎么说这些分类都是表面的, 与摄影的本质一点关系都没有。 摄影有本质么?这可能是个终极问题。 我觉得摄影难以被归类的一部分原因在于, 照片本身它只是机械而暴力地无限循环着一件已经发生过且无法再现的东西。 从存在的角度说,是实际上永远不可能再现的东西。照片里的东西永远不可能超越它自己变成另一样东西。 所以你可以得出: 摄影是绝对的个别, 是极端的偶然。简单的说就是幸运的巧合, 是机遇, 是完全意义上的真实。

我是赵东来, 曾经做过8年的职业摄影师, 最近几年是一名编辑。我想通过图文的方式来介绍摄影与我自己,以及我能为你做的事。我想让你读一读这些,当然你也可以略过这些文字直接拉到最下去看我的一些图集以及其他想法。

  

摄影是真

油彩, 水墨, 碳… 这些都可以在各种材质上做到“逼真”, 但距离“真”, 还总有那么一点差距。未来的CG技术或许可以做到以假乱真, 但那个时刻毕竟还未来到。时下, 唯独只有照片可以让人在第一眼察觉时就下意识地觉得“果然是真的”—即使在照片修改技术普及的今天。

再浓郁的色彩也不会让你有“这是CG合成图像”的感觉

以前我听过一句话, 大意是“摄影师要有一双能发现美的眼睛”乍听有理。然而我自己的实际情况是: 在大部分拍摄过程中, 我发现的丑远远多过美。这让我困扰过一段时间, 我担心我自己没有成为真正摄影师的那种可以发现美的天份。

  

曾经会逼着自己强行去找所谓日常美

但是越到后来我越不担心这事, 因为在担心的期间, 我已经成了一个靠客户吃饭的职业摄影师。我需要做的就是避开丑即可, 这可比挖掘所谓天分要简单得多了。随着年龄与阅读量的增长, 我渐渐意识到这种说法的谬误之处。如果摄影最可贵的地方在于它与生俱来的真实感, 那么摄影师最需要具备的能力是发现真实的洞察力, 共情与经验才是洞察能力的基础。

摄影大部分时候是做要一份减法工作

但我们不是街口与门上的摄像头, 虽然最终按下快门那一刻跟录制视频的摄像头本质上没区别。但当相机被我们拿在手中的时候, 就已经决定了照片的主观与片面性。也就是说: 真实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被扭曲。更别提我们还有可以后期修改图片的Photoshop。

  

增加自己的阅历, 去发现真实, 然后选择更美的表达方式, 但首先你得要能发现。这话是罗丹说的:

“En somme, la Beauté est partout. Ce n’est point elle qui manque à nos yeux, mais nos yeux qui manquent à l’apercevoir.” “简而言之, 美丽无处不在。不是我们眼中没有, 只是我们视而不见。”

“La Beauté, c’est le caractère et l’expression.” “美是性格和表达。”

–  “L’Art” 第六章 “LA BEAUTÉ DE LA FEMME”

  

一张照片, 看不到也不影响阅读, 没关系

我喜欢并经常拍的“瞬间前后的时刻”(the moment before/after moment)

不想说谎, 所以这也是我相对商片与PR乐意去做婚礼摄影重要原因。在真实状态与理想状态之间, 我倾向真实。而情感, 在我看来则是这两者之间的那个更贴心且有趣的重点。对于发现, 记录并研究情感这件事, 我乐于其中。

  

  

摄影是记忆

我有一次失败的拍摄经历。先前有个被日本人收购的叫THEORY的美国厂牌, 10年秋天, 他们在三里屯VILLAGE开了一家店, 揭幕酒会和媒体的访谈就是我拍的。因为我的照片没有达到北京本地PR公司的要求, 差点被封杀, 连带我的介绍人也很尴尬。

能扳回一城稍稍有点面子的是, 当时THEORY他们的CEO, Ricky Sasaki 老头本人很喜欢我的照片, 在看相机预览图的时候跟我讨要照片, 还开玩笑说如果死掉的话要用我的照片当遗像。一周后因为心里跟北京PR公司的人较劲, 就直接私下把照片email给老头了。没成想Ricky第二年就真的死在东京, 这几张黑不溜秋的照片就成了他在中国的为数不多的回忆了, 当然还有作为摄影师的我的记忆。

  

有争议的照片可点击放大

作为商业摄影师的我也在反思自己的行为。通常的情况是, 对于大部分商业摄影师来说, 通常最优先被考量的是 “通过各种前后期手法使图片达到客户的要求(通常是虚假)”能力。经过认真的反思之后, 我不认同, 虽然不认同这个现象, 但我接受它了。比如后来我拍汽车行业时偶尔会跟同行们吐槽某人的脸有问题很难拍, 然而你去搜Daniel Kirchert从宝马到英菲尼迪期间好看一点的照片基本上都是我拍的, 你也看不出他面部神经有问题。我觉得自己变得更加宽容了, 这是题外话。

在这件事结束后没几天, 我认识了一个叫陈启华 (Frank Q Chen) 的美籍华人摄影师。当时美薇亭的老韩想请 Frank来北京给他手下的顾问们做个培训, 讲讲北美的婚礼套路。Frank说想跟中国的摄影师们一起唠唠, 于是有天夜里, Frank就跟我们几个当时与美薇亭合作的摄影师一起在国贸东边针织路边撸了个串儿。那是对我来说很重要的经历, 头一次听说了photojournalism可以应用在婚礼甚至任何其他的拍摄项目上这样的思路, 也因为这次的机缘后来才有机会结识Denis ReggieJoe Buissink这样的顶级婚礼摄影师。说Frank是我的贵人毫不为过, 那次他说了很多让我长见识, 又觉得很值得转述的话, 比如:

要把data(数据)变成大家都能感受得到的information(信息)。

能把冷冰冰的数据变成普罗大众一眼都能解读出来的信息, 对于纪实摄影师来说是第一要务。简单的说就是拍的真又漂亮, 不一定美, 但是要漂亮。虽然陈本人因为来到中国后没出什么精彩的照片而被人诟病, 但我觉得我从始至终欠他的人情。

后来在一次论坛遇到Joe Buissink, 他提到自己的拍摄风格有一点鬼祟, 他喜欢在别人后面潜伏尾随,拍一些过肩片,或者穿过门缝的照片。纠察原因才发现, 是因为自己童年的不幸(领养他的一家人只是把他放在房间里, 不关心不照顾也不友好。他夜里会偷偷去厨房找吃的, 偷听其他家人的交谈等等生活情节)。Joe说自己喜欢拍婚礼是因为他心中有个5岁小男孩, 这个小男孩一直渴望着爱与被爱。

从拍摄的主观性来说, 即使是10个自称是纪实派的摄影师拍同一个事件, 也会有10张不同的照片。不同的人生构成了不同的摄影师, 不同的摄影师造出了不同的照片。关于摄影师如何找到自己到底是什么人, Joe有个很有趣的建议: 大概是说, 找几张自己最喜欢的(自己拍摄的)照片, 带上一瓶酒, 走进卧室, 关上门, 锁起来, 慢慢喝酒, 仔细看照片, 然后你可能会反向推导出自己到底是什么人。

 

摄影是生活必需

摄影这个动作已经变得日常化, 可以拍摄照片的设备比如手机基本上已经人手一部了, 修图app也能免费获得并且操作简便,  我们每个人都可以自称是摄影师。有的只是职业与职业之余的区别, 在我看来纪实摄影是个入门很简单提升难的事情, 甚至哪怕是盲人, 只要能:

  1. 找一个合适的地点
  2. 选一个合适的时间
  3. 做一个合适的曝光

就能拍出不错的照片, 至于合适与否, 这就是摄影这件事中艰难与有趣的部分了。我认为这其中很有乐趣, 所以我觉得每个人都应该试着去认真摄影。

一张姐姐拍的我

这是我, 摄影师是我姐姐。

从前我没有什么拍摄风格, 不再误解自己, 更加了解自己之后才慢慢摸到了一些门路。毕竟我们就是由经历与记忆本身构成的, 除非你想自己欺骗自己, 不然这容不得虚假, 所以我认为照片不应该被强行赋予任何超出它本身意义的信息。这么作的也许是个蹩脚或厉害的诗人或者修图高手, 但绝对不是合格的摄影师。选择展示美或丑, 而不是制造美丑。

我是赵东来, 曾经是一名职业摄影师。如果你希望找我聊任何有关摄影, 拍摄与培训相关的事情, 或者你想找我来为你拍摄 , 你可以电话或者微信联络 : 13555205711 , 我能听懂并讲普通话与英语。

除不计其数的私人客户外, 我合作过的知名公司与艺人包括:

左右滑动查阅
梅赛德斯奔驰, 宝马, 英菲尼迪, 酩悦, 佟大为, 刘烨, 谢娜, 张杰, 理查德克莱德曼, <What's up>杂志, 家有购物, 宜家, 方正集团等